网络孔子学院

参加我所任教学校校长妈妈的葬礼(泰国篇)  (2012-03-10 22:25)

回国前夕,不但是自己要总结要递交要委托的事情很多,学校这边的活动和应酬也还是要一如既往地参与,善始善终,希望给学校给校长给自己都不要留下遗憾。

上周年度期末考试结束,阅卷录入成绩。校长问我离任时间,安排送行,还告知我她妈妈状况不太好。这周各系统家长会、泰国弟弟成人仪式、幼儿园三小学六初三高三职高三职高五毕业典礼。工作很多,但是我们都在按部就班地做。今天也是非常重要的仪式——参加我所任教学校校长妈妈的丧礼。

突然感觉时间在加速,越忙时间过得越快,忙碌了一天回到房间身心很充实,累并快乐着,只缘于爱。

第一次参加泰国的葬礼,刚开始也担心自己不懂礼节,会有什么冒犯。但是大环境让我们每个人都很轻松又不失礼节。没有人给你上纲上线,全凭你个人的虔诚和真心。

葬礼是在孔敬市最大的寺庙佛堂大厅举行的。我被安排跟市政府的那些官员坐在一排,由于之前跟校长参加过孔敬市的一些活动曾跟这些人打过照面,所以没有初次见面那种陌生感。谈到对亡灵身体的安置问题,他们跟我谈了很多, “身体在庙里放置七天,每天都有各个庙的主持为亡灵超度。这七天同时会有形形色色的人物来拜访亡灵。今天到访的也有很多皇室成员。第七天火化后骨灰安置在庙里。子孙后代要时常来庙里祭拜。”谈话打破了我面对这种场面的尴尬。

葬礼总是让我们有些不安和不舍,但这位备受皇室成员尊重声名显赫的人物,或许是因为寿终正寝,我没感觉到任何人有感伤悲怆的情绪。前来送行的每个人都是面带微笑到鲜花遗像前拜完后,按部就班地拜遗体。守在遗体周围的是亡灵的孙子孙女外甥外甥女。祭拜遗体时,每个人都会从他们手中接过一钵(寺庙专有)圣水,从亡灵带着鲜花的右手手腕上流下去,跪拜之后礼毕。

其实,上个月还去医院探望过她老人家,对我们笑,用微弱的声音回复我们的问候和祝福。每次去医院探望她都非常高兴,没想到二月份那次竟是我最后一次见她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从开始参加葬礼仪式到回学校,满脑子都是她的音容笑貌。

保佑她老人家安息!永远的祝福!

分享
举报

评论 (1 个评论)

  • 张媛媛(烟台
    张媛媛(烟台 2012-03-10 23:20
    金基明: Thanks for let us know how one feels at a friend's funeral in
    foreign land. However the ceremony were performed ,the feeling of
    losing a friend
    I strongly agree with you ,the same feeling and also best wishes.I also very very grateful to you,because you are interested in what I wrote.Thanks very much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