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孔儒蒙诬,史学有责  (2010-02-08 23:07)

孔子与儒学,不仅是我国传统文化的主流,而且还是华夏文明的精髓,从历史角度看,它虽然对我国的走出野蛮进入文明起过推动作用,并对两千年来我国社会的稳定和发展作出过巨大贡献;可是,它毕竟是我国农业社会的产物,在社会转型过程中被后来居上的西方工商文化竞争下去了,不敌它们的民主与科学,从而受到最早觉醒的社会精英的批判,于是也就成为反封建的文化对象,这是“五四”以来的历史趋势,究竟它错在哪里呢?至今还没有作出符合实际的科学总结。然而却由于当代史学意识形态化的结果,不仅没有像欧洲百科全书派那样予以理性的审判,而且相反的被那些为了政治需要的野心家们利用成为革命大批判的靶子,文化大革命中的批孔运动就是明显的事例。中共领袖毛在文革中不仅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倒了自已的政治对手,而且还以胡编乱造的无稽之言妄加到孔子和儒学的身上,虽然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予以拨乱反正,但是社会科学界对于孔子及其儒学的研究,始终没有走出革命的意识形态和政治需要的阴影,直到如今不是重复批孔运动的论调予以简单的否定,就是又要捧出孔子乃至纲常伦理从而加以利用,它既反映在于丹之流解读《论语》的信口开河上,更表现在那位“哲学乌鸦”对孔子的恶毒诅咒中,这两种声音虽然相异,但是却起了同样的作用,那就是令人们莫衷一是从而淆乱视听,在这种是非难明的情势下,熟知先秦两汉历史的史学工作者对此有着说明历史真相的道德义务,再也不能让他们胡言乱语耸人听闻。从当代史学看,对于孔子与儒学的革命批判和蓄意歪曲,早就扮演着助纣为虐的帮凶角色,记得五十年代的中国古史分期大讨论中,其主流学派不就是以郭沫若为代表的商周春秋奴隶社会说吗,他们不仅歪曲了历史事实在我国杜撰出一个奴隶社会,而且还将体现华夏文明的周礼说成是奴隶制法典,这就为文革中的批孔运动提供了立论的历史依据,当今之世虽然不再批孔,似乎为孔子恢复了名誉;但是这个说法却因为历史教科书的继续沿用而谬种流传直到如今,网上咒骂孔子及其儒学的文帖,既有对克已复礼的复辟奴隶制的批判,又还有“柳下跖痛骂孔老二”“孔丘诛少正卯”等等诬陷孔子的言论,这虽然是批孔运动的遗留,但是其社会历史依据却是商周奴隶社会说,难道你们这些曾经鼓吹这种观点的人不要为它负责任?因此有义务站了出来对这些事实真相作出必要的澄清。

 对于孔子历史的叙述混乱,尤其表现在既将他丑化为奴隶主的代言人,又说他是维护封建专制制度的圣人。按照当局崇奉的马克思主义历史观,奴隶制与封建制是前后相异的两种社会形态,怎能将这些具有矛盾特点思想文化统一到孔子一个人的身上?史学家们如果还有职业良知,就应该义不容辞站了出来,澄清这一矛盾的历史真相。可是,直到如今,无论是社会科学院的历史学研究员们,还是各名牌大学的史学教授,几乎没有一位站了出来厘清这一事实,只得让那些评书文化人在所谓的《百家论坛》上信口雌黄,淆乱是非,对此,你们难道没有责任吗?

 从我国历史看,极端专制的君主是非常憎恶孔孟及其王道理论的,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原因在于儒生们的“以古非今”,即用原始民主批评刚刚建立的君主专制;朱元璋要将孟子逐出孔庙,是因为他提倡“民贵君轻”;尤其是毛泽东的从反右派直到批孔,不仅是对知识分子忠言直谏的镇压,而且还是由于对“孔子名高”的忌恨,归根结底还是树立个人的至上权威从而欺世盗名。既然极端专制的君主如此仇视孔孟,可是两千年来的君主却为什么要崇孔尊儒呢?历史学家有责任对这种现象向社会以及我们的后代作出解释,它说明孔孟之道是开明专制的思想理论,这就是实现贞观之治的唐太宗为什么牢记“君舟民水”载覆之训的原因,与此相对应则是儒家坚持的原则为“从道不从君”。这一现象充分说明,孔孟儒学所强调无偏无颇的执中之王道,对于王权来说,所起的是道德制约的作用,并且假借天命从而体现民心,它既为开明君主所警惕,更为残暴之君所痛恨,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尽管孔子及其儒学是我国农业文明的文化体现,虽然不能反映现代文明的民主科学要求,但是它毕竟还是文明的产物,它可以作为伦理道德为我们走向现代文明提供社会文化的基础,为什么要让那些丧失良知的不学无术之徒肆行歪曲恶意诬辱呢?秉笔直书的职业道德要求史学,不能容忍这种现象继续存在下去,应该责无旁贷地用历史事实予以驳斥,同他们展开有关的学术争鸣。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d5e23f0100gppf.html

 

 

分享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