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芙蓉园里喝茶记  (2014-05-03 09:46)


五一下午,厦大学生茶学社的一则微博让我心动:“晨起凉风细细,珠雨淋漓,虽欲得听雨品茗之雅趣,奈何同仁甚众,雨间穿行多有不便。故将茶会之址迁于科学艺术中心楼下,若下午三时烟销雨霁,茶学社诸人将于原处静候佳客。”


心动不如行动,我立马出门,五分钟后已经来到游人如织的芙蓉湖畔,近水楼台啊,厦大新建的“科学艺术中心”就在那里,男女学子已经席地而坐,在中心底层的边廊一字排开六个茶摊,摊摊茶具一应俱全,还有木炭火炉,开水壶,有模有样,“厦门大学第二届人文茶会”免费向路人提供各色名茶随意品饮,目的在倡导国饮,彻头彻尾的公益,不少游客觉得不可思议,大学生路边摆茶摊卖小杯茶?于是难免一番解释半声叹息。



我随茶学社的指导老师“一真茶子”一摊一摊喝过去,名曰指导,实则蹭茶,“金骏眉”、“铁观音”、“龙井”、“信阳毛尖”、“白芽奇兰”和“大红袍”,茶香袅袅,炭火幽幽,我一时大为感慨,感慨神马?


多年来我边走边喝,喝遍了厦门的大小茶馆,喝多了南中国的山山水水,还喝到了海外,喝到了异国他乡,可今天却是首次出门专门在近在咫尺的芙蓉园里喝茶,舍近求远几春秋?


那年厦大“科艺中心”正在从蓝图上走向落成,我不识时务地写下如下文字:

“记得在十多年前,厦门大学丰庭食堂的后面,曾经有一家简朴的‘武夷茶舍’,成为不少来访的学者与文人安静的去处,并因此在多篇名家美文里留下淡淡墨迹,可惜后来因老楼的拆除而消失。现在美丽的厦大校园里,在碧水涟漪的芙蓉湖畔,在原来外文学院的旧址上,一座典雅恢弘的‘国际会议中心’大楼正在落成,我觉得这个中心里理应设置一处类似‘武夷茶舍’的清静之地,用于接待像陈文华教授、甘利大辅社长这样的各界校友雅士和海内外学人,让素净甘醇的闽南功夫茶在‘国际会议中心’学术交流的空气里暗香浮动……”


此文名《甘利大辅先生》,发表在《海峡茶道》2008年第8期上,并收入我的《茶言茶语》一书。甘利大辅先生是厦大历史系的日本留学生,毕业后在日本经营“乌龙茶水”罐头,为闽茶出口日本,贡献良多。


文中所言的“国际会议中心”,就是眼前落成后定名的“科艺中心”,我老旧的建议人微言轻,早已烟消云散,但此时此刻却以如此一个特殊的形式在“科艺中心”边上的过道得以实现,是喜是悲?


由于朱校长的推崇和倡导,学校多个学院都竞相办了咖啡室,包括芙蓉湖畔的“湖畔咖啡和图书馆的“凤凰花咖啡”,渐渐形成了厦大的“咖啡文化”,我所在的公共事务学院也办了“成智咖啡”,位于滨海的“成智楼”,我曾做有《成智咖啡》一文,浮想联翩土耳其。唯独人文学院办起了传统的茶馆,就在“成智楼”和“建南大礼堂”之间的“南光楼”,取名“芳草天涯人文茶舍”,茶舍从一楼侧厅延伸到楼外草坪,阳光、雨露、海风,还有一片“上弦场”相依相偎,远眺海天一色,咖啡或茶,和而不同,兼容并蓄。


厦大学生茶学社的活动结束后,指导老师邀请我到“芳草天涯”继续喝茶,喝的是湖北新茶“采花毛尖”,茶舍内的书架上摆满了人文学院的书刊,墙上是周旻的六幅巨幅的国画山水,竹椅木桌紫砂壶,让自作多情的我真真感到,当年的“武夷茶舍”又回来了!

分享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