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飞车赴宴  (2013-12-06 08:10)

 

我在南京“议事园酒店”开会,接到厦大孔子学院办公室的电话,说是隔天下午6点正,校党委杨书记要宴请参加“孔子学院院长会议”的中外方院长,中方院长包括新老院长,我作为土耳其孔子学院首任中方院长当然榜上有名。

 

不过很遗憾,我飞返的航班抵达高崎机场的时间是隔天620分,加上机场到厦大的乘车时间,估计赶到宴会厅人家已经在享用最后的甜点了。

 

但是我的确是很想参加这次宴会,我淡出这个圈子已经两年多了,旧梦重温是很有味道滴,聚会第一,宴会第二,老同事相聚不亦乐乎,脑海不时地回放当年大家从世界各地飞回祖国欢聚北京的镜头,止不住心头一热!

 

于是我决定与时间进行一次赛跑,尽最大努力!再说,宴会说是6点开张,一般按惯例总要拖到630分的,再加上宴前的简短致辞,大概能再后延10来分钟,这些都给了我与时间赛跑的机会,而且我轻装简行,随身只有一个小行李包,完全可以省略掉等行李的时间,在加上万一打的顺利,赶到现场吃上几道菜说上几通话还是有一线希望。

 

很不幸,南京禄口机场的起飞时间因为“空中管控”后延了20分钟,同行的厦大同事开玩笑说:郑启五赴宴大计这下泡汤了。不过我贼心不死,依然怀抱一线生机。

 

航班上有晚餐,一盒米饭我吃得干干净净,因为我知道,只有吃饱了,下飞机时才有足够的气力和时间赛跑。

 

飞机稳稳地降落在厦门高崎国际机场,时间是634分,耐心地等待它的滑行到位,然后出舱,然后快步穿行候机大楼,我在655分弓身闪入出租车,直奔厦大!

 

我有幸遇上了一位同样性急的司机,可惜在成功大道上三遇堵车,几乎功亏一篑,就在这时,710分,宴会的主办方再次焦急地打来电话,询问我是否已经抵达厦门,我大声地告诉她:“已经在成功大道上了!”这个电话很重要,她让我听出了弦外之音。

 

出租车直接停在逸夫楼大堂的门口,我抱着行李,猫着腰走进宴会厅,宴会似乎刚进入第一轮的敬酒环节,我从天而降,神不知鬼不觉地坐到了我的座位上,面对“郑启五”的牌牌说:很好!小盘子上有人留给我一坨龙虾,我居然没有胃口,因为我正饱尝着胜利的喜悦!

 

席间,我突生一念,偷偷地溜回家,抱了一包《红月亮——一个孔子学院院长的汉教传奇》再返回宴会厅,充分感受到家在校园的美妙和神奇。我把新书逐一分送给同桌的新老朋友们,这道别开生面的小菜引发了局部地区的欢呼,宴会居然是在郑启五签名赠书的愉悦中落下帷幕。

人生能有几回搏!

分享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