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男子自称明玉珍后人当年无知毁掉龙袍  (2010-01-29 14:07)

   “当时年少无知撕毁了明玉珍的龙袍,现在希望能找到更多他在中国、在重庆的后人,今年清明节集体到江北城祭拜先祖。”今年45岁、任职某日用品公司、自称明玉珍后人的杨代友先生看到关于重庆江北城明玉珍睿陵将修复开放的报道后,辗转找到族谱,声称当年龙袍就是毁在自己手里,多年来一直感到内疚。
 
  自称亲手撕毁明玉珍龙袍
 
  据《重庆商报》报道,杨代友的父亲杨国恩是江北上横街重庆织布厂的职工。1982年3月,17岁的杨代友还是66中的学生,织布厂扩建厂房,他和其他孩子一样站在附近看热闹,看到巨大的挖掘机挖到一半突然被一整块石头挡住去路,原来里面竟是一座巨大的陵墓!他还记得,文物部门工作人员起初判断只是普通的清墓,价值不大,于是他和另一名工厂职工好奇地将棺木里一件金灿灿的衣服用木棍挑了起来。“这么多年埋在地里,不知是否还结实?”因为好奇,他动手将衣服撕成一条一条的,还听到清脆的缎子撕裂声。很快,暴露在外面的衣裳开始发黑,像一团破抹布,衣服连同工地渣土一起被送进了附近的垃圾场。
 
  文物专家现场失声痛哭
 
  一两天后,文物部门发现了“玄宫之碑”,记载了这是明玉珍的墓。杨代友说,重庆博物馆的一位老专家来到现场,顿时失声痛哭,骂道:“你们这些败家子!”专家说那些绸子可能是龙袍,这才把已是臭气熏天的衣服找回来,送进博物馆修复。
 
  记者辗转找到近28年前参与发掘皇陵的原重庆博物馆考古专家陈丽琼,78岁的陈丽琼证实了杨代友描述的情景。她说,后来赶到现场,看到棺木已被移出了原址,放在一间黑漆漆的屋子里,珍贵的文物也四处散放,她再也控制不住,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也斥责过破坏现场的人员。
 
  “拼”龙袍耗时半年多
  昨天,三峡博物馆工作人员证实,由于起初的工作失误,致使龙袍被群众撕成了几十块,他们后来根据丝绸的质地、颜色、花纹,先把一大堆破碎丝绸分成20多个小堆,再一个个地拼,前后拼了半年多才完工,包括一件青色的青缎绣衮龙袍,三件黄色的黄缎绣衮龙袍。由于龙袍是重庆境内唯一发现的真正龙袍,十分珍贵,目前在三峡博物馆,保存在恒温18摄氏度、湿度60%的环境中。
 
  三峡博物馆专家介绍,明玉珍睿陵的发掘成为当时重庆最轰动的考古事件,原重庆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能出动的全部出动了。
 
  认定自己是明玉珍后代
 
  杨代友的奶奶名叫明荣级,她从小就在江北城长大。因奶奶已去世,昨天,杨代友翻出上一辈传下的家族宗谱,指着上面的文字说,上面标明明玉珍正是自己的先祖。“在重庆,也有明玉珍的后人,并非都是在韩国!”他说,据他了解,重庆还有上百明氏后人,希望今年清明一起到江北城集体祭拜,“当年撕毁先祖的龙袍,我至今感到很内疚,希望能找到更多后人,一起来祭祖,传承传统文化。”
 
  据了解,以前每年来祭拜明玉珍墓的都是韩国人,但作为同根同源的后代,中国人却很少来进行正规祭拜。
 
  专家说法 仅有族谱不一定就是明氏后人
 
  江北区文管所所长张明表示,据史书记载,明玉珍只有一个儿子叫明升,1371年明夏被明朝灭亡,次年明升被朱元璋送往朝鲜半岛,现今有4万多明氏后裔在韩国,2万多在朝鲜,也不排除国内有他的后人。之所以认定韩国后人的身份,是因为在明玉珍玄宫碑出土前,他们就拿出了延续了数百年的古老族谱。
 
  三峡博物馆收藏部历史专家认为,仅仅依据一份近代的族谱证明是某某某的后人其实并不可靠,在历史学术界是行不通的,不具有法律依据。专家表示,要确认除非是去做DNA,但又不可能实现,因此“某某某后人”只能是民间自称。张明认为,即便不是“正宗”的后人,但去祭拜先人,尊重历史,也是值得倡导的。
分享
举报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