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德国汉学家顾彬:因李白放弃做牧师改学中文  (2013-10-16 13:50)

 

德国汉学家顾彬:因李白放弃做牧师改学中文

 

 

现年67岁的顾彬头发花白,神情忧郁,他在德国汉学界是一个重量级学者,因中国当代文学垃圾论成为中国公众视野中知名度最高的汉学家,一些门户网站还设有专门回骂顾彬的专题。事实是,很少有汉学家能像顾彬先生这样,对中国文化充满敬意与爱,努力向西方译介中国作品,并将域外的新观点介绍给中国读者。

  今年,顾彬推出了新作《汉学研究新视野》,对近年来德语、英语世界所出版的汉学新书中所涉及的新译本、新材料、新观点进行了较系统的介绍和讨论。记者联系上顾彬时,他用德国人的严谨告诉记者:这些问题需要思考后再回答!同时,他也是和蔼的,回复记者时,他说:我回答了你的问题,高兴吗?

  因《送孟浩然之广陵》改变的人生轨迹

  1966年,在德国明斯特大学学习神学的沃尔夫冈顾彬,准备在毕业后成为一名牧师,但是,一首唐诗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这个21岁的德国小伙子参加学校里的朗诵会时,无意中读到了美国现代意象派诗人庞德翻译的中国大诗人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广陵》,他被诗中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那优美、典雅的诗意所震动,他开始倾慕中国文学,并于1968年转入维也纳大学改学中文及日本学。

  他的这一选择,被同学和好友认为是一个疯狂的行为。因为中文并不能让他找个好工作,另外当时的中国也不会和西德这样的帝国主义国家往来。

  1969年,顾彬转到波鸿大学专攻汉学,兼修哲学、日耳曼语言文学及日本学,在波鸿大学,有一位叫霍福民的老师教授汉学。霍福民曾经在1940年代在中国呆过5年,师从胡适。从霍福民那里,顾彬接受了严格的中文训练,并于1973年获波鸿大学汉学博士学位。

  皇天不负苦心人,1975年,作为中国和德国互换的留学生,顾彬获得了一个到北京语言学院学汉语的名额,第一次来到他向往的中国。据他后来回忆,连鲁迅是谁都不知道,直到我学习中文后,才开始对中国文学有所了解。如果我放弃了,在德国也就没有第二个人研究中国文学了

  差点请北京图书馆女馆员看《阿Q正传》

  来中国一周后,一位叫马树德的老师给他取了现在的中文名顾彬。为了学习中国文化,已经是波恩大学教师的他,在文革结束后当起了德国中国行的兼职导游,而且一干就是六年(1978-1984)。每次到中国,当旅行团在游览中国风景名胜时,顾彬却抽空来到北京大学和北京图书馆,了解学术文化动态,查阅相关资料。

  当时的北京图书馆有个参考研究部社会科学咨询室,专供学者们查阅资料。张穗子是这个咨询室的工作人员,当时三十出头,穿着一身当时中国老百姓的统一着装中国蓝或绿军装,英语学得不错,对西方哲学也很熟悉。在查阅图书的工作交往中,顾彬渐渐喜欢上这个不引人注意的中国女人,最后终于由喜欢变成爱慕。

  据顾彬后来回忆,两人的约会也是中国青年当时的老套,请女方看戏。戏票是话剧《阿Q正传》,他鼓足勇气直奔穗子办公室,但始终没有敢把兜里揣着的话剧票拿出来,最后还是一个人去看阿Q大团圆。当时刚粉碎四人帮,社会还不像今天这样开放,西德这样的海外关系不但不像今天这样被人夸耀,而且被视为污点。

  顾彬回忆:白天基本上不能在一起出现,有时候我们不小心牵手了,警察就会冲上来,企图抓住我们。我们撒腿就跑,以非常快的速度,钻进胡同或是在街角把他们甩脱。

  这场恋爱从1980年开始,前后谈了5年后,1985年,张穗子终于办好赴德留学手续,就读图书馆学专业。现在这个家庭已有两个孩子。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的取名也体现了顾彬率直的风格:顾子彬”——顾彬的儿子也。

  -对话

  《楚辞》体现了现代人与古人不同

  楚天金报:您在书中的第100页提到:我们德语国家汉学家里年轻人很多,他们的水平又很高,所以像美国一些国家就邀请他们去那里任教。请你谈谈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顾彬:美国对她需要的人才还是培养得不够。因此她需要外国人来帮忙,特别是中国人与德国人。德国优秀的汉学家们太多了,他们只好去美国找工作。

  楚天金报:德国有不少人在研究汉朝,您认为汉朝的文化有哪些吸引德国人的地方?

  顾彬:到了汉朝中国才会有系统性的儒学(Confucianism)。到了汉朝我们才会知道谁写历史书,是谁写什么诗。汉朝前连《楚辞》的作者也不太清楚。不一定真的是屈原创造的。德国汉学家们喜欢研究人物。因为他们觉得是人物创造历史。所以从某一个角度可以说,中国具体的历史是汉朝才开始的。

  楚天金报:你眼中德国的三代汉学家有什么异同?

  顾彬:德国第一代汉学家们可以说是发明了德国汉学的。他们写了中国历史、中国哲学史、中国文学史、中国宗教史这类的代表书。第二代在这个基础上开始研究具体的时代,个人的作者或者具体的问题。第三代从古代中国转到现代、当代中国,以现代汉语为主。他们跟前两代的相同点是对中国历史等提出来的问题。比方说什么是中国文化的特点,她的传统与现代性有什么关系等。

  楚天金报:湖北是屈原的故乡,您在书中也谈到,您特别喜欢《楚辞》。您是如何看待屈原这个人?您为什么特别喜欢《楚辞》?

  顾彬:《楚辞》说明人不一定还能跟古代人一样与神见面。我特别喜欢《楚辞》,因为这也是一个现代人的经验,所以我喜欢研究这种天与地之间的冲突的问题。

  楚天金报:你能描述一下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形象吗?

  顾彬:从德国的角度来看中国人会享受生活。他们不重视孤独,他们宁愿跟别人在一起。对他们来说除了工作以外还会有别的生活的意义。这是玩儿。

  楚天金报:是什么吸引您来中国任教?

  顾彬:虽然我今年快68岁了,我还不觉得我老得要休息,相反的,我想多做一点事儿。我还没有完成我所有的任务。因为中国欢迎我来上课,搞研究工作,所以我答应了北外的邀请来北京教书,写我的书。

  楚天金报:您娶了一位中国太太,两人相处会因为文化差异产生矛盾吗?您是因为爱上中国文化而爱上中国女人,或者是因为爱上中国女人而更爱中国文化?

  顾彬:我们两个人不可能为文化差异的原因发生什么。我中国来的妻子比我还现代,也可以说比我还德国人。对她我是一个中国人,因为我保守。我先爱上了中国文化,再觉得中国女孩子很不错。(楚天金报 文俊)

(http://www.chinanews.com/hwjy)

 

 图为顾彬在武当山

 

 

 

分享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