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在三哥熊美家里喝茶  (2013-01-31 16:19)

熊美是我上大学时的一个同屋,为什么叫熊美三哥,这个需要稍作交待:

一九八一年,我从山东招远一个边远的小矿山到了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读书,当时住的第一个宿舍是西北楼207,中文系的女孩子嘛,侠义、豪爽,总想有点儿与众不同、超凡脱俗的,便互相不以姐妹相称,而是称兄道弟,根据年龄的大小,住在同一个宿舍的七个人便成了七个兄弟。我排行老七,称七弟。这与我是一件无比开心的事情,因为我在家排行老大,不知道为什么,从小特别羡慕人家家里有个哥哥的,可以有个崇拜的对象,还可以被哥哥保护, 多好!羡慕了十几年,再没想到,上了大学,一下子就有了六个哥,老大赵卫,老二月红,老三熊美,老四芳华,老五李琳,老六邓虹,哥啊弟啊的叫着,一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想想这大学上的,多值!

三哥熊美现在云南艺术学院戏剧系主管教学和科研。跟三哥熊美从毕业后就那年毕业十周年时见了一面,但兄弟就是兄弟,即使十几年不见,一见面就跟我们昨天还在一起说话聊天儿来着一样,没有半点儿陌生感。

我到达昆明的当天晚上,三哥办完公事,匆匆赶到宾馆去会我,本想着第二天还要到处玩,在宾馆大厅里聊几句也就可以了,没想到,一见面,过去的,现在的,工作的,家庭的,张三李四的,一股脑儿全都勾起来了,眼看着十点多了,不知道怎么就说到了喜欢喝普洱茶,三哥一听,来了兴致,极力邀请我去她家喝茶,说她的一个高中同学,对普洱茶颇有研究,是昆明小有名气的普洱收藏家,她和她的老公受其影响,也早就加入了收藏普洱的行列。她的这个高中同学闲暇总喜欢和她的老公一起喝喝茶,鉴赏、品尝,每个星期至少两次,当天晚上,也正在她家喝茶呢,三哥希望我去亲自品品她们的各种类型的茶,生茶、熟茶,看看自己究竟喜欢什么口味。虽然已经很晚,但我经不住普洱茶香的诱惑,跟着三哥回家了。

那天喝茶,让我受益匪浅。以前对于普洱,喜欢的比较感性也可以说比较盲目,除了知道有生茶熟茶之分以外,几乎别无所知。在三哥家里喝茶喝到了大半夜,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生茶,什么是熟茶。什么叫台地茶,什么叫乔木茶。

为什么会说“爷爷采茶孙子卖”?怎样从色泽、味道、年份、产地等去判断茶叶的优劣,和普洱有哪些功效等。我还亲眼见识了储存十年、三十年以上的生茶是什么样子,品了不同茶的味道。喝着,聊着,三哥他们兴致勃勃地讲着,我饶有兴趣地听着,不知不觉已经夜半,回到宾馆都一点多了。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三哥就和她的同学一起到了他们平时最认可的茶庄,从几十块钱,一路尝到了几百块钱,考虑到我是入门级,太好的茶对我也没有什么意义,就帮我选了04年的熟茶七子饼。我一口气要了好多。

     临离开昆明的头天晚上,三哥和她的同学为了进一步普及我的饮茶知识,在特意带我去品尝了贵州菜之后,又把我带到了她滇池边的新家去喝茶。滇池从上大学的时候,就是我很向往的地方,在我的心目中,滇池是纯洁、神秘、浪漫、多情的所在,三哥在滇池边的家是个上下层的复式楼房,洁净、雅致一如滇池。也许是受她这个高中同学的影响,三哥两口子也可以算作是有级别的茶叶收藏家了,进得门来,你会发现房间的许多地方都恰到好处摆放着各式大大小小精美的景德镇瓷器,我原以为不过是装饰,挨个打开看,才发现这些瓷器属一物两用,既是装饰,又是容器,里面装满了各种名品茶叶。

     在这个家里,三哥特意装饰了一间茶室,主雅客来勤吧,据她说,闲暇之余,他们经常会有一帮子爱茶的老友聚在这里,欣赏、鉴别着新的发现,分享着各自的收藏,借着满室茶香,话着几十年日久而隽永的友谊。

     昆明之行,来去匆匆,唯有在三哥家喝茶的两个夜晚,让人感觉到一份生活的闲适和从容,回味无穷。我离开昆明的时候,三哥再三叮嘱说,她很想念兄弟们,让大家有空结伴到云南玩,一起去滇池边喝茶,一起开着车去石林、去九乡、去怒江边上的大峡谷……

     兄弟们,听着不动心吗?什么时候我们相约着去吧,去丽江小城住一段时间,三哥说她的一个学生在那里开了不错的客栈……

    

 

 

分享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