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请点这里

北外-陈宇

北外-陈宇的日志

北外-陈宇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北外-陈宇
    10
    在审读汉字教材的过程中有一些不解,关于“啊”的。 按《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啊”有五声。 一声表示惊异或赞叹,例句是:“啊1,出虹了!”和“啊1,今年的庄稼长得真好哇!” 二声表示追问,例句是:“啊2?你明天到底去不去呀?”和“阿2?你说什么?” 三声表示惊疑,例句是:“啊3,怎么会有这种事?” 四声表示:1、应诺(“啊,好吧。”);2、明
  • 北外-陈宇
    4
    “去”字作为第288号部件,被规定为不可再拆的成字部件。凭什么呀?   “丢”就可以被拆成“丿(笔画撇)”和“去”。应该是按理据处理的。丢的本义就是一去不回妈。   可人家“去”拆成“土”和“厶”就不讲理了妈?且不说“土”和“厶”二者都是部首,单说古字形上,“土”其实是人形,“厶”是“凵”表
  • 北外-陈宇
    15
    今天,第十届国际汉语教学研讨会论文评审组发布了论文摘要入选名单。在下的没有入选。   入选名单中有些人是知晓的,如本网上的名人郑启五、仇学琴、周晓康老师;有我校丁安琪老师;有第九届研讨会上见过的法国白乐桑、澳大利亚席格伦先生、北语万业馨教授;有北大出版社小贾;有新西方的董事长潘先军、某某网站谯蓉;有
  • 北外-陈宇
    6
    我的产品之一是一种中文教学输入法。 这个输入法已经在我机器里用了两年了,现在想找几个外国学习者,把输入法装到他们的电脑里进行一下实验。 有在北京教着外国学生的老师或者在校的同学,可以问问自己的学生有没有兴趣试一下。 有兴趣的找我。
  • 北外-陈宇
    12
    翻阅国家语委发布的《现代常用字部件及部件名称规范》,发现“石”被列为部件,而“右”则没有被列为部件。   这是凭什么啊?!   都是横和撇的笔画组合与“口”相接,区别只是一个撇出了头,另一个撇没出头。难道在教授们拆分部件时也发生了“会叫的鸟儿有虫吃”的现象——会出头的横撇可以领到项目经费? &nb
  • 北外-陈宇
    2
    张若田1954年开始在人民教育出版社任编辑,参与小学语文课本的编辑工作,凡二十四年。后在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小学语文教学,并编写课本。他见证了50年上下我国小学语文教学的变迁,八旬之际将他历年的文章、发言整理成书,出版了《集中识字·大量阅读·分步习作》。   我一直以为,对外汉语教学的难点在汉字,这和国内儿
  • 北外-陈宇
    2
    有些天没写东西了,因为没有感想。 今天,友人通知我了个消息,是北语的。原文如下: ++++++++++++++++++++++++++++++++++++++++++++++       我校喜获一项中国发明专利       近日,经国家知识产权局批准,我校喜获“基于笔段网络的手写汉字输入方法和汉字识别方法”
  • 北外-陈宇
    4
           1月30日午间,在中法汉语教师志愿者的新春招待会上,法国前总统德斯坦做了自己的长篇中文演讲。这是一位80多岁高龄的前总统,一位著名的政治家、国务活动家。        在会后他对新华社记者表示,汉语“是一门与法语完全不同的语言,它的特点就是那些美丽的汉字以及其
  • 北外-陈宇
    8

    字本位与词本位之争的本质是什么

    在汉语教学中,字、词本位之争一直是焦点之一。但争论的本质却是个哲学问题。   字本位与词本位的支持者们各执一辞,互不让谁, “ 大有炸平庐山 、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毛泽东语)。   其实,这是一种典型的阶级斗争哲学——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难道就没有第三条道路?   想当年,曾经担任过中共总书记
  • 北外-陈宇
    4
    这其实是个不小的题目,本想将来某天、某几天认真写写的。但刚才被庄建设先生邀请评评他的识字法,实际也就涉及到了我对识字教学法的认识问题。自知现在还没想成熟,但实在有些不吐不快,也就想什么写什么了。   就像我所说过的,汉字教学的关键是汉字字形,这是最大的难点。汉字由象形文字演化而来,天生背负着义的渊源。汉
 16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