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父亲与叔叔  (2012-05-10 21:22)

父亲是1933年出生的,而叔叔是1950年出生。他们哥俩之间还隔着一个大叔叔、俩个姑姑,只是,隔着的这个大叔叔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的时候,因为三年天灾人祸而英年早去了,爷爷和奶奶就剩下了他们四个孩子。父亲和叔叔差了17岁,他们俩把着四个人的两头,我相信爷爷奶奶对他们俩的感情是肯定不一样的!父亲于2009年去世之后,我思考了很多、也真正接触了叔叔很多、反思了父亲很多。但,他们分别是我的老的和长辈,他们留给我的,可能只是他们沧桑生活的几滴浪花,我确实没法描述出这些点滴的真正颜色!

  母亲去世之后,我有年回家看望父亲,还按照父亲的要求带着儿子。那是个夏天的假期,我们爷仨坐着父亲的牛车,满坡地逛游之后,父亲就在水库边开始割起了青草。我知道这是要晒干之后留着冬天牲口吃的备料,也跟着割了点。才10岁的儿子当然不知道这些,从那座荒凉的石油城忽然来到故乡这片青山绿水的大自然,他似乎觉得是来到了课本上的“江山如画”之中,在拼命地玩耍。很快,父亲就割满了一车的青草,我们爷仨就开始回家。走着走着,就来到一片庄稼地前,父亲却忽然停下车来,动手拔掉了这片庄稼地的几棵大草。我当时只是知道这片庄稼不是我们家的,并不知道是谁家的。我在纳闷中,父亲就说了,“你看你大大家的庄稼,草都比庄稼高了,也不来拔拔!”,我恍然了,但不知道怎么去说,也没有下车帮着父亲去拔。很快,牛车就来到了村前,正巧遇到了叔叔,父亲就开始数落起来,内容就是嫌弃叔叔太懒。但叔叔并没有反驳一句,而是选择悄声地立刻离开。那年,叔叔才50出头。

  回家之后,我忽然记起1984年我们村子分开种地的情况。那年,我跟哥哥都在读大学,两个妹妹都在读中学。生产队寿终正寝了,是值得庆贺的事情。但,分到社员家的,可能就只有几亩被人民公社折腾瘦了的薄地而已。怎么去种?是当时最值得研究的事情。但老百姓是最质朴的,没有牲口,怎么办?他们就爷们、兄弟们的合伙起来,都计划着来年的好收成。父亲当年因为生产队还欠着父亲300多个工作日的公分,于是父亲就果断地买了一头生产队的老牛,还马上就去叔叔家商量开了,说他抓了一头牛,你不用发愁,咱们哥俩是可以种好庄稼的!但,叔叔的回答却让父亲一片茫然。叔叔说:我们弟兄两个已经分开过日子了,现在是个人过个人的日子!还说他们已经跟大队书记家合伙了,人家大队书记家有马有车的,不比你的破老牛壮吗?

  父亲和母亲忍受了这些,默默地辛苦着,供应着我们上学。很快,文革时期遗留的大队书记被撤职了,还被人家点了炸药。本来,分开种地之后,书记就已经成了村中的过街老鼠。但,唯有叔叔不知趣地还想抱住书记的大腿,没成想,书记家被炸之后立刻改变夹着尾巴的生活,开始大手花起不知道哪里来的金钱,买车、买播种机、送孩子去县城等,把叔叔凉了起来。叔叔就难了。正好,这个时候,那头在生产队时期一直没有生产的老牛,居然开始连年生产牛仔!那个时候一头牛仔是可以卖到400块的,是够我们哥俩读大学一年的费用了!但,有年,叔叔却来又到我家,跟父亲商量说他要留下一头牛仔种地!父亲说可以的,也可以便宜点,但必须是现钱啊!因为两个孩子上学需要钱的。但叔叔却不想拿钱,就想先白使着。买卖于是没有谈成。我当时不在跟前,并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但,在我们家那样困难的时期,叔叔能够还去我家商量白要一头牛犊,我确实很佩服他的厚黑之学。

  很多年之后,父亲去世了,有年我回家祭扫。这个时候我已经有自己的汽车了,就在乡间的小道上拐着弯去接叔叔。但因为道路的不平,车子的门就不好打开,需要慢慢地拿开路边的石子才可以打开车门。叔叔就站在路边,我停好车,慢慢打开车门。但车门的开度叔叔是没法进去的。于是,我正要下车拿开石子,这个时候,叔叔却使劲地拉开了车门,石子就被划拉到了一边,车门当然也被刮擦了。就这样,叔叔顺利上车了。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了父亲的上车。也是在这些乡间的小道上,我拉着父亲出去,父亲一看路边的石子,就先踢开了,然后让我慢慢打开的车门。

  我还想起了,因为父母不舍得花钱,我就经常给家里买东西,有时候还通过邮局寄过去。有一年,母亲已经去世了,我就买了些包装的熟食等拿回家里。第二天回到单位的时候因为走的很早,父亲就说给我准备些花生,还装了一大袋子。我因为急着赶车,就没有检查。但当时已经觉得有点不对劲。回到家之后,却发现父亲已经把我拿回的熟食都装进了袋子里。父亲去世之后,哥哥决定把家里的所有东西都交给了堂弟管理,包括房子土地等,而且我们不要一分钱。父亲走了之后的前2年,我们每年回家是不忘给叔叔带东西的,但叔叔在父亲去世两年祭的时候说的一些话,却让我记忆至今。叔叔主要阐述了两件事情:一是关于我大妹妹出嫁的时候他喝的酩酊大醉被人家笑话,还安排他的大儿子套上牛车去大妹妹家把他拉回来的往事。这个时候小姑就说了,你当时是大客啊,去侄女家你喝成这样,人家笑话死了。叔叔却解释说,这个事情他做得很对!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只管自己喝的舒服就很好了,不管别的!二是说他已经老了,他现在每月只需要1000块就够花的了。还让我们都对他好点等。第一个事情是很好解释的,因为他已经为了吃喝不知廉耻。但第二个事情我是至今理解不了的。因为,首先,我们送给叔叔的五粮液、茅台、人头马、苏烟等比较高档的礼品,因为当时生活条件的限制,是父母都没有享受到的。所以,我们没有对叔叔不好。其次,叔叔提出的每月1000块的消费要求,我觉得是需要他的两个儿子去商量的,跟我们谈是没有道理的。最关键的是,我的堂弟结婚的时候,叔叔居然安排父亲给他看车,而没有坐到酒席上!难道他可以当大客喝醉了应该,父亲就只能够看车?所以,我至今是不明白的!于是,我为了答案,在父亲3年祭的时候,我什么都没给他买。但,我要走的时候,除了叔叔意外地没有送行之外,我还是跟前几次一样,没有带走一点东西。

  这,让我想起了那年,父亲把熟食装进袋子里的事情来!

  也让我想起一件父亲说过的事情:说在哥哥很小的时候,有一年夏天,父亲去奶奶家接哥哥回家。一进门,却发现奶奶和叔叔正在吃西瓜,而哥哥却只能够眼巴巴地馋着啃他们丢在地上的西瓜皮。看到父亲进来了,奶奶立刻拿出西瓜让父亲和哥哥吃……

  1992年,母亲得了糖尿病。在哥哥那里治疗的时候,母亲就已经跟父亲商量好了,把地送给叔叔家种吧!叔叔现在才四十出头,正是好时候,又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所以,我们家的这大概十亩土地,是能够给叔叔家带来不少收入的。而且,父母种着的时候,每年的粮食产量都在一万斤以上。父母还商量着说,咱们每年只要他们1千斤粮食,肯定他们是会答应的。于是,在考量很久之后,父母就安排小妹妹带着烧鸡等礼物去了叔叔家。没想到的是,小妹妹被轰出来不说,还得到了这样的答复:我们也都老了,还需要等着人养活我们呢!我们不养你们的老!

  等父母都走了之后,等我们把父母留下的大概7亩土地免费送给叔叔家之后,这个时候已经快60岁的叔叔,居然忘记自己在40来岁的时候就说他已经老了的话了,照单全收了不说,还在种了2年之后,想着把父母的土地都改成他们家的土地。而且还向我们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说他们家的好几口人现在都没有分到土地,正好可以把父母留下的土地过户到他们家的户口上!我说你们家的其他人分不上土地是应该的,因为国家政策就是这样规定的!我们家的土地只能够是我们家的,让你们种是因为我们允许的,但绝对是不应该转到你们家的门户上。而且是不允许自私转让的。因为国家的土地30年、50年不变政策,就是这样规定的!我不知道叔叔明白这些道理不?但,不久之后我回到老家,有次在看到堂弟之后,我停下车,就跟堂弟一起走着。我看到了不到10米之外正在收拾牛栏的叔叔,我就喊了。但,叔叔居然没看见我、没听到我喊一样,照样用铁锨打扫着牛粪,而且打扫完之后、瞅了我一眼,扭头就回到自己的家中……

  那是父亲2周年的忌日。我需要等着别的亲戚朋友一起去坟墓祭拜。

  等我们都到了父母的坟前,开始祭拜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我们几天前刚刚给父母扫墓过的样子,居然一点也没有变化!我这个时候故意说了这样的话,我说咱们家大北营的祖坟地里,现在只剩下爷爷奶奶的坟了吧?堂弟就说还有大辫子家的坟。其实,我们怎么会不知道还有大辫子家的坟?但我还是要明知故问下去,就说:大辫子家不是村中没有人了吗?怎么坟还这样留着?堂弟就说是他爷、也就是我的亲叔叔年年还去给大辫子家填土。我当时什么都没说,只是觉得很凄凉。

 
  父亲的脾气很倔强,特别是经常训斥叔叔,有时候我都看不下的。记得母亲和哥哥也经常说父亲不要这样对待叔叔,因为他毕竟已经大了,而且已经分开过日子了,你训斥人家干什么?有事说事就是了,没必要这样的。但,父亲一直没有改变。而且叔叔也很少顶撞,大多是默默地选择了离开。

  但,父母都走了之后,虽然才短短的3年,我却真的读懂了父亲。真的,我很佩服父亲。因为,他还只是在训斥。如果换上我,真的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但叔叔还是叔叔,我很难忘记他的很多往事。听母亲说,我很小的时候发烧的厉害,是他陪着母亲抱着我一起连夜去12里之外的柴沟卫生院。而且,我很小的时候,也经常跟着比我大15岁的他到处去别的村子看电影。而且我至今记得,他为了教会“白”与“自”字,还费了很长的时间……,但,这些都是他年少时期的事情了……
 
  鹿钦海草于2012年5月1日,于山东东营。
分享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