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中东大学孔子学院大事记2010/2/22光明网发表本院汉语教学体会  (2010-03-14 22:26)

2009-12-24 本院大事记第五十号:| 光明网发表我院郑启五院长的对外汉语教学文章《我的寒号鸟》

光明网“光明观察”2010年2月22日刊发我院中方院长郑启五的对外汉语教学文章《我的“寒号鸟”》 

我的“寒号鸟”
郑启五 刊发时间:2009-12-22 10:51:09 光明网-光明观察 [字体: ]
    在我最遥远的童谣记忆里,唱响着“蒋介石在台湾两眼望青天/咕呱咕呱没有办法。”那是上个世纪50年代厦大幼儿园的政治童谣,针对的是老蒋的“反攻大陆”。还有一首是小学一二年级的课文,叫《寒号鸟》的:“哆罗罗/哆罗罗/寒风冷死我/明天就垒窝”。这样朗朗上口的童谣傍随着小伙伴夸张的肢体动作,就如
凿子叮叮当当,一五一十全凿在脑门上,想要忘掉都很困难。

    来到土耳其教汉语,利用童谣补充教学,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看来哑哑学语,再老的成年学子也童心荡漾。于是写了《童谣助我教汉语》,记录了兴高采烈经过,结果有“光明网”“中新网”等好几家主流网站先后转贴,连我们中国国家汉办也在首页的“媒体聚焦”转贴了该文,“网络孔子学院”还图文并茂地保存在重要通告里,《厦门大学报》则全文刊发。本以为我的童谣尝试也该告一段落了,但却欲罢不能,一是我的对外汉语教学还在继续,二是这么多的刊载说明方方面面某种程度上的认可、欣赏,乃至鼓励或“纵容”,于是老夫越发胆大妄为,时不时就来上一首。

    由于洋学生目前的汉语生字还少得可怜,处于“初级阶段”,可以选用的童谣非常有限,恰巧在这个时候,文明委有个“全国童谣大赛”。我一头扎了进去,居然把80首入围作品都浏览了一遍,发现现今童谣观念进步不大,还是局限在50年前的“政治歌”和“向上曲”,基本尚停留在我当年的“蒋介石”加“寒号鸟”的雷池里,几乎没有《米老鼠和唐老鸦》式的纯找乐型的。我以为能“寓教于乐”固然好,但决不能因此而排除“纯找乐子”的,其实让小朋友快乐本身就是最大的政治!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本着备好粮草的战略,我找了三首可用或与汉语教学有关的,于是下载留存起来。

    第一首是<<竹简歌>>

    竹简竹简学问大,

    古人智慧都刻下。

    竹简竹简你猜猜,

    文字都跑哪儿去啦?

    蔡伦发明薄薄的纸,

    文字笔墨成一家,

    密密麻麻多少话,

    写字不用费力啦。

    笔墨纸砚你猜猜,

    文字又跑哪儿去啦?

    世界变得这么小,

    文字随意到处跑,

    电脑键盘上蹦蹦跳。

    (范玉妹 北京市大兴区北臧村镇天宫院小学教师)

    《竹简歌》是首选,从古到今一条龙,难对付的生字就一个“蹦”,可考虑将“蹦蹦跳”改成“上下跳”,估计下学期就可以派上用场。

    再有一首是《汉字谣》:

    汉字四四方,

    优美世无双。

    甲骨铭千载,

    钟鼎刻辉煌。

    竹简记春秋,

    绢帛录诗行。

    电脑传信息,

    妙字组华章。

    楷草隶篆行,

    欧柳颜赵王。

    横平竖又直,

    龙飞凤也翔。

    从小学规范,

    长大写得棒。

    (傅建华湖南省沅江市区联校教师)

    这首《汉字谣》自然要难多了,但容量相当可观,如派用最早也要等到下下个学期。考虑是让学生先看专题片《汉字五千年》,再跟读《汉字谣》,这样可以让他们领略汉字诗歌浓缩历史的本事。但这首童谣还存在两点美中不足,一是从“绢帛录诗行”立马跳到“电脑传信息”,有些唐突;二则结尾 “从小学规范,长大写得棒”也太清淡了,与前面的浓绸不成比例,有些虎头蛇尾。

    最妙的或是说最实用的是这首《量词歌》:

    一张桌子两杯茶,

    三棵柳树四朵花,

    五条鱼儿水中游,

    六只鸭子岸上耍,

    七本书,八幅画,

    九面彩旗呼啦啦,

    十个娃娃排排坐,

    滴滴答答吹喇叭,

    这些量词要记清,

    千万不要弄混它。

    (刘畅河北定州北环路冶金水文队职工)

    老外学汉语,“量词”很头疼,于是有很多“为什么”,诸如“为什么‘我家有六口人’可以,而‘我有一口小弟弟’不行”,而“八飞机”和“九房子”的写法在作业和考卷里更比比皆是,“架”呀、“座”呀的总是不翼而飞。《量词歌》在此帮了大忙,但“六只鸭子岸上耍”有些勉强,文字的组合很大程度上是要照顾这个“耍”字,而“耍”又纯粹是为押韵而设,这样我想把“岸上耍”变通成“叫嘎嘎”或“叫gaga”,后者是为了更方便老外,让他们自己在一气呵成的朗朗上口中更快地赢得学习的信心。要记住,温家宝总理在美国对美国佬说“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也许我的老外学生未必能个个都成为“大山”或“陆克文”那般的汉语高手,但可以肯定的是,若干年后,总还会有汉语的童谣在他们的脑海里盘旋,若隐若现,一如我的“蒋介石”、我的“寒号鸟”。

 

分享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