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南普陀,最是菩提换叶时  (2015-06-04 16:12)


         

   说起南普陀的景色,有人会赞叹它的荷花,可我对荷花一点感觉也没有,我儿时的小学叫“东澳小学”,借用“闽南佛学院”旧屋办学,与南普陀寺庙一墙之隔,外号“和尚小学”,故从小一身上下,总沾染了线香的气息,特别是羊毛衣。那时的荷花池是稻田和菜地,和尚农耕劳作,稻米素菜自给自足,稻田变为荷花池,那是后来又后来的事情了。

   儿时最有感觉的是寺庙前两株直插云天的木棉老树,硕大的红花球凌空砸下,孩童们们尖叫着有惊无险,全当成是佛陀逗着小朋友玩耍呢。后来两株老树先后在台风中倒下,寿终正寝。如今的两株是风后补种的,虽然年年春天也满树红棉,但感觉差多了。

   南普陀的后山虽然也有三角梅绽放,但主打的树花当为相思树,当相邻的厦大校园里红艳艳凤凰花开成一片,南普陀的黄灿灿的相思花也层层叠叠开满了山腰。

   不过我从小到老一直与南普陀为邻,进入老境才发觉,南普陀最有味道的植物其实是不会开花的菩提树,大悲殿前的两株,年年被剃头,却年年枝繁叶茂。从小看见邻家姐姐用菩提叶制作书签,半透明的叶脉精美异常,可自己几经努力,夹在书中的圆叶总是枯丑的一张……

菩提树下有很多关于寺庙的故事,我听了依稀有些印象,知道这树与佛教渊源颇深,改革开放之后,南普陀日渐兴旺发达,菩提树也愈种愈多,从寺庙的庭院一直延伸到了寺院外好一段路的华侨博物馆,夏天的时候,车到博物馆进入菩提大道,游人和乘客身心都清爽起来,最是五月菩提换叶时,有多少落叶,就有多少新叶,落叶潇潇,新叶招摇,那新叶嫩红润青的,像新生儿的肌肤,可爱至极,仰头望去,南普陀水彩的菩提树哟,在阳光和细雨里满枝满丫都是半透明的精灵,媲美天上人间的任何奇花异卉!

 


分享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