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我与邮票的故事  (2015-04-19 15:07)


 

 

厦大离退休处办公室打来电话,说是《福建老年报》记者要登门采访我关于集邮的那点事,询问是否愿意。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因为我有难处,家里太小,邮册和图书堆积如山,一旦需要“有图有真相”,岂不手忙脚乱。但《福建老年报》印量很大,读者面很广,能在它上面宣传集邮,本人也乐见其成。

 

登门的记者比较年轻,也不大懂得集邮,沟通起来有点费劲,既然已经勉为其难,那就继续勉为下去。到了拍照的时候,我费劲心力和体力挖出了珍藏的“老级特”,木偶似地摆拍了一张又一张邮票与我的合影,集邮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与爱邮摄下如此之多“情侣照”。

 

采访过后好多个月,都无声无息,我心想,大概那采访稿被枪毙了。这时我在福州的老同学钟安平发来起死回生的消息,说我上报了,是《福建老年报》2015414日,并善解人意地随邮件附来拙文的照片。钟同学不仅是省政府的高官,而且是高官里的真邮迷,惺惺相惜了。我浏览了样报的照片,那文章的题目是《郑启五:与邮票的不解之缘》,图文一起,占了半个版面。这下我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内心有一种好事多磨的感觉。

 

分享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