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见证· 珍存· 真迹  (2013-12-17 09:29)

 

              ( 摄影:康伦恩)

  “聚会厦门‘好清香’大酒楼,发现豪华包厢里高悬斌哥的墨宝,于是列队合影,大家用这种特有的方式,来分享墨主的墨香与喜悦。其实最该与斌哥这幅墨宝合影的人是我,因为三年前,我从土耳其共和国凯旋,斌哥在‘好清香’策划了接风和欢迎的盛会,这幅字就是历史情谊的见证。

 

以上是我的随笔《喜看斌哥上禾祥》的开门见山,拙文贴出后,觉得“历史情谊的见证”的“见证”一词用得有点俗套,于是改为“珍存”,书法作品置于豪华包间,显然也是“珍存”的一种最好方式,相形“治疗式休假的构词法,可谓“展示性珍存”。

 

回望再三,又觉得“珍存”平平,与“见证”其实是“龟鳖相见”,于是换成“真迹”。这下子觉得比较满意了,因为是“墨迹”,所以用上“真迹”门当户对,恰如其分,但这“墨迹”又不是简单意义上的“真迹”,它有双关的隐含,于是就多少平添了点推敲的机趣。

 

分享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