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我的世界乱了套  (2013-03-26 22:39)

家里的女佣犯桃花,像翩翩蝴蝶穿梭花丛间,结果在17 日休假外出时,遭同国籍的醋男泼酸性液体,被送院救治。
她17日彻夜未归,没有留言或通知。翌日也没消息,我唯有在用过晚饭后到警局备案。19日也没有女佣的消息。直到20日上午才知悉她进了吉隆坡医院的急救中心。当天下了班和内子去探她,只允许在玻璃窗外探看,她还处于半昏迷状态。隔天专程到医院为她缴交住院抵押金,并向轮值医生了解情况。她到24日才恢复神志,解除输液和供氧。
她的左脸完全遭灼伤,左眼视线或许会受到影响,颈项和胸口部分完全灼伤,左右手也遭殃。25日代她签了字,以便进行全身麻醉,刮除坏死的皮肤组织。当脑海浮现那种切割画面时,真叫人寒倒心里去。
不知她还需要在医院呆多久。
可这10多天来,我的世界乱了套。早餐得提早起来准备。读下午班的幼子没人给他准备午餐。衣服没人洗,没人熨。晚餐没人煮,家里内外没人打扫,还得挪出一点时间到医院去...... 天哪!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还要拖上多少时日。
分享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